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圣铎的博客

经济史大家

 
 
 

日志

 
 
关于我

宋史学者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宋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丛书编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宋代的书院不是民办的  

2010-05-24 14:19: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代书院是官办不是民办

 

眼下,有一种说法,谓宋代的书院是民间自办的,其实是不符合事实的。我曾对能查找到的书院资料一一作过核查,结果确定,除北宋未有地方官学时少数书院在较短时间为民办及南宋时期极少数私塾性质者外,宋代的书院大抵都是官办的。

宋代书院发展明显地分为三阶段:北宋前期没有地方官学,作为填补“空阙”,出现了少量书院(主要是所谓四大书院)。随着地方官学的出现,这些书院基本销声匿迹。南宋孝宗时,文化政策较为宽松,于是又出现一批书院(包括重建),代表性的是岳麓书院和白鹿洞书院。这批书院中的相当部分,在“伪学之禁”中垮掉了。南宋宁宗、理宗时期,理学的地位不断提升,于是书院大量涌现。恐怕宋代书院中十分之八以上都是这个阶段产生的。这些书院都是以理学为学习内容的。

先看影响最大的白鹿洞书院。它是南唐官方出资创建的,有南唐“国学”之称。北宋平了南唐,很快就接管了书院,委任洞主为蔡州褒信县主簿。在南康军建立官学后,此书院即被废弃。直至南宋淳熙六年朱熹担任了知南康军(本军最高长官),才报请朝廷批准,重建此书院。朱熹命令南康军军学学官,兼任书院教官,又用本军的钱修建书院房屋,并拨官田作书院学田。显然,说白鹿洞书院是民办的是毫无根据的。当然,朱熹重建此书院不是受朝廷的指令,但朱熹本人却是朝廷的命官。他重建书院也是经过朝廷批准的,所花费用主要是当地官府出的。(有关详细情况可参看《白鹿洞书院古志五种》)

再看与白鹿洞书院齐名的岳麓书院。此书院是宋太祖开宝年间,由知潭州朱洞、通判孙逢吉创建的。随废。宋真宗初知州李允则重建。大中祥符八年,真宗召见山长周式,授国子主簿官。赐额、书。中废。南宋乾道年间知州兼湖南安抚使刘珙再建。朱熹任知州时,拨款资助。南宋后期,潭州州学、岳麓书院、岳麓精舍三者形成一个整体,学生由州学升书院,由书院升精舍,号“三学”。此书院也没有民办的影子。

宋代书院中有民办阶段的是应天书院和茅山书院。应天书院创建时确为民办,其背景是当时各地都没有地方官学。宋真宗时,府民曹诚即宋初名学者戚同文旧居创,有学生百余人。不久,曹诚愿将书院缴官。诏赐额应天书院,命奉礼郎戚舜宾主之,仍令本府幕职官提举,以曹诚为府助教。于是,书院就由民办转为官办。宋仁宗明道二年十月,“置应天府书院讲授官一员”。范仲淹曾为作记。此书院虽曾是民办,但时间短暂,其官办的时间大大超过民办时间。北宋由民间创办的书院又有茅山书院。宋仁宗天圣二年五月,知江宁府王随奏:处士侯遗创书院已十余年,自筹费用。请求拨田三顷资助。请求得到批准。显然,此前的十余年可以视为民办。官方拨田后性质就转为官办。书院侯死随废,地被道观侵占。南宋端平间再建(不详何人)。随废。淳祐中郡守王埜復之,未几又圮。后咸淳七年知金坛县孙子秀重建。

北宋又有嵩阳书院。据说是后周时创建。宋太宗至道二年七月,应本路转运使之请,赐额、书。宋仁宗景佑三年,官重修,复赐额。后情况不明。入宋以后此书院是民办还是官办,仅凭现有记载无法确定。北宋还有石鼓书院,在衡州衡阳北。据朱熹说是唐元和中创。宋至道年间有人报官。景佑年间,知州奏请赐额,给田。随后改石鼓书院为衡州官学,书院废。有关北宋时期的石鼓书院记载过于缺乏,仅就现有记载而言,也不像是民办。南宋淳熙十二年,地方官(部使者)潘候[田寺]、宋若水复建石鼓书院,“割公田”为学田。朱熹作记。重建后的石鼓书院显然是官办。

宋宁宗、理宗时期创建的书院,大抵都是地方官员筹建的。学习内容单一,只是理学。当时,军事形势严重,书院中甚至找不到学习军事的。更不要说科学技术。文学、经济学也受到排斥。关于地方官办书院,史不绝书。如宋宁宗时,浙西提举常平曹叔远创建虎丘书院。后废,宋理宗时浙西提点刑狱李芾再建。宁宗时知漳州危稹建龙江书院。筠州知州王淹创乐善书院。宁宗时知建宁府、宝谟阁直学士、谏议李某建紫芝书院。知南剑州陈宓创站书院。江东提刑袁甫作象山书院。理宗时知江陵孟珙创公安、南阳两书院,以没收归官的田庐隶之,且请理宗赐匾额。宋度咸淳间,制置使刘黻即杨简旧居作慈湖书院。这样的实例不胜枚举,我至少可举出几十例。《宋史》还记载:景定四年五月“丁酉,婺州布衣何基、建宁府布衣徐皆得理学之传。诏各补廸功郎何基婺州敎授兼丽泽书院山长,徐宁府教授兼建安书院山长。”咸淳元年“秋七月丁酉,太白昼见,初命廸功郎邓道为韶州相江书院山长,主祀先儒周惇颐”。咸淳四年十二月癸已“命建康府建南轩书院祠先儒张栻”。咸淳五年冬十月“以汤汉为显文阁直学士提举玉隆万寿宫兼象山书院山长”。这说明有些书院的山长是由朝廷任命的,其官办色彩是显而易见的。

官学有别的是,官学是由朝廷自上而下地下命令兴办的。稳定性强。书院则是由地方官自己主动兴办的。它的存在与否完全决定由地方长官的兴趣,因而稳定性极差。

封建国家垄断教育,又是中国古代的一个有特色的历史情况,这是当时西方所没有的。

有些学者明知宋代书院是官办,却非要说是民办,无非是出于为本民族讳的心理。他们觉得,书院民办,即可与西方大学比美,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毕竟不能靠自欺欺人来编造历史。一个能正视自己历史的民族才是一个伟大的民族。

  评论这张
 
阅读(20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