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圣铎的博客

经济史大家

 
 
 

日志

 
 
关于我

宋史学者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宋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丛书编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宋孝宗令朱熹召兵  

2010-07-29 14:52: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先后给两届博士上课,领着他们一起读朱熹弹劾唐仲友的奏章。我认为,要深入了解南宋社会,就应该读读这些奏章,因为内容很丰富,既涉及理学与文学,又涉及政治,既涉及赋税,又涉及社会保障。朱熹给唐仲友列举的罪状达几十条,涉及许多方面:例如私造兵器,制造假币,贪污受贿,与妓女通奸,等等。还言及唐仲友私人借用公家财力印书,言及唐家开的洗染铺、鱼店等。我当初读此开了眼界,就积极向我的学生推荐。我读朱熹的书,除了上述奏章外,还爱看朱熹向学生介绍作官经验的著述,因为一位典型的大儒讲这方面的事,其味道显然不同于普通文人士大夫。今天我特别想向同好推荐的,是朱熹讲他作知南康军的一段文字,我初读后曾感慨了好一阵子,而且后来每次再读都有新感觉,与同好交流的欲望就愈强烈。现引录原文如下:

 

《朱子语类》卷一百八《论治道》:

也怪不得州郡[不]欲添兵,诚无粮食给之,其势多招不得。某守南康,旧有千人禁军额,某到时才有二百人而已。然岁已自阙供给。本军毎年有租米四万六千石,以三万九千来上供,所余者止七千石,仅能赡得三月之粮。三月之外,便用别擘画措置。如斛面、加量之属。又尽则预于民间借支,方借之时,早谷方熟,不得已,出榜令民先将早米来纳,亦谓之租米,俟冬则折除,其租米亦当大米之数。如此犹赡不给。寿皇(宋孝宗)数数有指挥下来,必欲招满千人之额,某申去云不难于招,只是无讨粮食处。又行下云,便不及千人,亦须招填五百人。虽圣旨如此,然终无得钱粮处,只得如此挨过日子而已。想得自初千人之额自来不曾及数,盖州郡只有许多米,他无来处何以赡给之。然上供外所余七千石,州郡亦不得用。转运使毎岁行文字下来约束,只教桩留在本州,不得侵支。颗粒那里有,年年侵使了,全无颗粒。怪不得。若更不得支此米,何从得赡军。然亦只赡得两三月,何况都无,非天雨鬼输,何从得来。某在彼时,颜鲁子、王齐贤屡行文字下来,令不得动。某报去云,累政即无颗粒见在,虽上司约束分明,奈岁用支使,何今来上司不若为之豁除其数。若守此虚名而无实,徒为胥吏辈赂贿之地。又况州郡毎岁靠此米支遣,决不能如约束,何似罢之,更不听,督责愈急。颜鲁子又推王齐贤,王齐贤又推颜鲁子,及王齐贤去,颜依旧行下约束,却被某不能管得,只认支使了。若以为罪,则前后之为守者皆一样,又何从根究,其势不奈何,只得如此处。

 

宋孝宗是南宋突出的(或许是唯一的)“抗战皇帝”,他在位期间,除了搞“隆兴北伐”之外,长时期积极备战。他也被认为是南宋唯一的英明之主,因为他的统治期被公认为是南宋的最佳期。引文讲他下令给时任知南康军的朱熹,让他召兵,将本军的禁军定额填满。然而,却遇到朱熹的消极抵制。如果是评法批儒时我见到这条史料,一定以它作为批儒的铁证:请看朱熹是如何破坏抗战!然而细读朱熹的话,却不难读出老夫子的无奈:现有的二百禁军还发愁养不活,再召八百,用什么来养?儒者是最讲忠君的,身为大儒的朱熹对皇帝如此的“阳奉阴违”,实在是没有办法。说来可能让一些年青人感到不解:宋孝宗既令朱熹召兵,就该设法给朱熹拨钱、粮,宋孝宗却没有;路级官员(如转运司)既要求属下州军不得动用七千石税粮,就应该为其解决驻军用粮问题,但同样不管。这使人联想到宋代常见的一类现象:一遇灾荒,朝廷下旨蠲免这蠲名那,地方却顶着不办,即所谓“黄纸放白纸收”。有人觉得这是在演戏,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细想来也不尽然,因为我们看到时时有官员被当作抗拒命令的典型受到严惩(当然,有人说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苦肉计)。不过,南宋时期,朝廷颁下不能实行的命令的事颇多,地方官像朱熹一样敷衍朝廷、上司的情况也颇为常见。最为常见的是收税,朝廷三令五申禁止违法多收,但地方上严格地不多收的根本没有。另一位陆九渊老夫子曾出了一些奥妙:

民户秋苗斛输斛、斗输斗,此定法也,常理也。抚之输苗,往年惟吏胥之家与官户有势者斛输斛,斗输斗。若众民户则率一斛而输二斛,或又不啻,民甚苦之。或诉之使家,使家以问州家,则州家之辞曰:二税之初有留州,有送使,有上供,州家使家有以供用,故不必多取于民。今二税悉为上供,州家有军粮,有州用,有官吏廪稍,不取于民,则何所取之。漕司每岁有所谓明会米,州家每于民户苗米数内每石取五斗供之,故不得而斛输斛、斗输斗也。使家无以处此,遂亦纵而弗问。由是取之无艺,如暗合、斛面等名目不可胜穷。

总而言之,问题出在下面,根源却在上面。于是,下面敷衍,上面也作样子、装糊涂。大家一起混日子。如果谁把皇帝的圣旨、官府的公文全当成了事实,那就会像某些学问大家那样,把南宋说成是“盛世”。如果看看上引文字,就会感受到“盛世”下的辛酸。

  评论这张
 
阅读(239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