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圣铎的博客

经济史大家

 
 
 

日志

 
 
关于我

宋史学者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宋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丛书编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宋代的“国是”  

2011-03-05 08:4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是”是一个很古老的辞,有可能产于于先秦,请看下引:

昔楚庄王问孙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为国是也(庄王名旅,穆王商臣之子也。孙叔敖,楚贤相也。言欲为国于是,未知何以得之)。”叔敖曰:“国之有是,众所恶也。恐王不能定也。”王曰:“不定,独在君,亦在臣乎?”对曰:“君骄士曰,士非我无从富贵;士骄君曰,君非士无从安存。人君或至失国而不悟,士或至饥寒而不进,君臣不合,则国是无从定矣。”庄王曰:“善,愿相国与诸大夫共定国是也。”(宋范晔撰唐李贤注《后汉书》卷五八上《桓冯列传第十八上·桓谭传》)引《新序》)

楚庄王(一鸣惊人)问于孙叔敖曰:“寡人未得所以为国是也。”孙叔敖曰:“国之有是,众非之,所恶也。臣恐王之不能定也。”王曰:“不定,独在君乎,亦在臣乎。”孙叔敖曰:“国君骄士,曰士非我无由贵富。士骄君曰,国非士无由安强人君。或至失国而不悟。士或至饥寒而不进。君臣不合,国是无由定矣。夏桀殷纣不定国是,而以合其取舍者为是,以不合其取舍者为非,故致亡而不知。”庄王曰:“善哉,愿相国与诸侯士大夫共定国是。寡人岂敢以褊国骄士民哉。”(汉刘向撰《新序》卷二《杂事第二》)

显然,“国是”就是由国家定的“是”(“对”、“正确”)。

然而,在上千年中,它几乎极少被人提起,似乎是被遗忘了,直到宋神宗时王安石变法,它才被重新发掘出来,广泛被新党使用。

这是因为,王安石新党要搞所谓“改革”,多数人反对,王安石要靠国家强力,推行只有少数人拥护的新法,于是便要先“定国是”,要用政治强力“一道德”,“一风俗”,“一学术”。这使人联想到文革中的一些作法。

既有“国是”,就有一个如何处置反“国是”者的问题。其实“国是”中的“国”本不是吃素的,它已包含有“政治强制”的意义。宋神宗时,先是把反国是者摒出朝廷,随又将反国是者摒出台谏(这是块舆论阵地),随又将反国是者赶出学校。随又规定科举考试不录取反国是者。这些在王安石任宰相时已实现。王安石的儿子王雱曾建议开杀戒,王安石认为还不到火候。王安石罢相后,宋神宗搞了“乌台诗案”,将利用“诗歌反对国是”的苏轼下狱。经过元祐年间的反复,绍圣以后新党重新上台,对反国是者的处置开始变本加厉。被流放边疆者达数十人(刘挚、秦观等不少人都死在流放地),如不是不杀言事士大夫的祖训,恐怕早就动了杀戒了。不但反对国是者本人,其家属也多受连累,被明文规定不许进入京城。蜀学、洛学也因反对国是而成了“专政对象”,被毁板焚烧。

最近,我听到一种议论,发议论的人对关于曹操墓的纷纷不定很不耐烦,于是讲:“此事国家应表个态,由国家定案。”我于是想到“国是”在我国影响之深。

中国有“定国是”的传统,这是中国特色,就我们的国情而言,不定“国是”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宪法中就包含了“国是”。但“国是”管的范围不要太宽,尤其是学术问题不要轻易地纳入“国是”范围。不然就很难“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了。

北宋后期有一位新党的反叛曾批评“国是”,他的话或许对今人不无启示:

左正言陈瓘言:“陛下欲开言路,首还邹浩,取其有既往之善,可谓得已试之才,允合人心无可救正。而闻御史中丞安惇尚縁往事,论浩罪恶,欲寝已成之命,自明前举之当。安惇又常言:邹浩是先朝所弃,不当复用,国是所系,不可轻改。臣窃惟是非之心人皆有之,古圣王以百姓之心为心,故朝廷之所谓是非者乃天下之公是非也。是以国是之说,其文不载于二典,其事不出于三代,惟楚庄王之所以问孙叔敖者,乃战国一时之事,非尧舜之法也。然其言曰:夏桀商纣不定国是,而合其取舍者为是,不合其取舍者为非。则是孙叔敖之意,亦不敢以取舍之私而害天下之公是非也。若是取舍简择一以私意,合我者是,异我者非,此楚庄所不敢也,岂圣时所宜用哉。因录国是故事上之。((陈均撰《九朝编年备要》巻二五《哲宗皇帝》《国是论》)

南宋人吕中也对“国是”有如下议论:

国论之无所主,非也;国论之有所主,亦非也。国无定论固不可以为国,然使其主于一说,则人情视此以为向背,人才视此以为去就,人言视此以为是非,上之政令,下之议论,皆迁就而趍之,甚矣。国是,一言之误国也。夫国以为是,即人心之所同是也。又安有众之所非,而自以为是,使人皆不得于国是之外者。此特孙叔敖之妄论。唐虞三代孔孟之明训,初无是也。秦汉至五代,其言未尝用也。本朝自建隆至治平,其说未尝有也。自熈宁王安石始有是论。而绍圣之蔡卞、崇宁之蔡京,皆祖述其说而用之。熙宁以通变为国是,则君子为流俗矣。绍圣以绍述为国是,则岭海之间皆逐臣矣。蔡京之国是又为丰亨豫大之说而已,则立党石、刻党碑,凡所托以害君子者皆以国是借口曰:此神考之意,安石之说也。缙绅之祸,多历年所,岂非一言可以丧邦乎。(《大事记讲义》)

 

  评论这张
 
阅读(281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