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圣铎的博客

经济史大家

 
 
 

日志

 
 
关于我

宋史学者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宋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丛书编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04月04日  

2011-04-04 11:3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石仇视大工商业者

 

王安石将大工商业者看作是“兼并”者,对大工商业者十分仇视。这种仇视首先表现在他的《兼并》诗中:

三代子百姓,公私无异财。人主擅操柄,如天持斗魁。赋予皆自我,兼并乃奸回。奸回法有诛,势亦无自来。后世始倒持,黔首遂难裁。秦王不知此,更筑怀清台。礼义日已偷,圣经久堙埃。法尚有存者,欲言时所咍(HAI,笑)。俗吏不知方,掊克乃为材。俗儒不知变,兼并可无摧。利孔至百出,小人私阖开。有司与之争,民愈可怜哉。(《临川文集》巻四)

诗大意为:三代时天子把百姓视为自己的儿子,国家的钱就是百姓的钱没有差别。君主独揽大权,象天神运行北斗七星。生杀予夺全由君主掌握,谁要搞兼并就是罪人。对罪人有明确的立法予以惩处,要兼并纯属痴心妄想。后世逐渐本末倒置,百姓越来越难管。秦始皇不懂这个道理,反而给大工商业者寡妇清建造怀清台(表彰她)。礼义一天天地沦丧,圣经教导被人们置之脑后。三代的作法虽然尚有流传,要想向众人宣传就会遭人讥笑。庸俗官吏不知道理财绝窍,只知道想方设法增加税收。平庸的儒生不知道权变,误认为兼并不可战胜。结果是利孔百开,小人在掌控经济命脉。有关的理财官员与兼并者争着搜刮百姓,百姓越发地可怜无助。王安石在诗中言及大工商业者寡妇清,至少在另一首诗中又言及寡妇清:

先王有经制,颁赉上所行。后世不复古,贫穷主兼并。非民独如此,为国赖以成。筑台尊寡妇,入粟至公卿。我甞不忍此,愿见井地平……” (宋王安石《临川文集》巻十二《古诗·发廪》)

王安石愤愤不平地讲“后世”国家非但不能控制富人,反被富人左右,不但为寡妇清筑台表彰,而且许富人花钱买官。要改变这种状况,依照《兼并》诗,就要用三代理财绝窍,其实就是“利出一孔”,这本是《管子》《商君书》中提出的理念,或者说是管仲、商鞅的理念,但不知怎地王安石把它同《周礼·泉府》的一些记载合并为一,把“利出一孔”归到周公名下,于是就成了“三代绝着”。

关于王安石将《周礼·泉府》与“利出一孔”合并为一,请看下列记载:

 

[熙宁二年二月]创制置三司条例司,议行新法。命陈升之、王安石领其事。初,安石言:“昔周置泉府之官以摧制兼并,均济贫乏,变通天下之财,后世惟桑弘羊、刘晏粗合此意。学者不能推明先王法意,更以为人主不当与民争利。今欲理财,则当修泉府之法以收利权。” (宋陈均《九朝编年备要》巻十八《神宗皇帝》)

 

上问:“如何得陜西钱重可积边谷。”对曰:“欲钱重当修天下开阖敛散之法。”因为言:“泉府一官,先王所以摧制兼并,均济贫弱,变通天下之财,而使利出于一孔者以有此也。其言曰:国事之财用取具焉。盖经费则有常赋以待之,至于国有事则财用取具于泉府。后世桑弘羊、刘晏粗合此意。自秦汉以来,学者不能推明其法,以为人主不当与百姓争利。”(宋杨时《龟山集》巻六《辨一》引《神宗日录》)

 

引文表明,王安石将《周礼·泉府》与“利出一孔”合并为一,就是要像桑弘羊、刘晏那样发展官营经济(禁榷、均输等)。王安石另有一首诗也讲如何抑兼并:

 

婚丧孰不供,贷钱免尔萦。耕收孰不给,倾粟助之生。物赢我收之,物窘出使营。后世不务此,区区挫兼并。(宋王安石《临川文集》巻十《古诗·寓言九首之四》)

 

诗中讲的是发展官营信贷(大抵就是青苗法),百姓遇到婚丧嫁娶缺钱,不要向私人借高利债,而是应由国家贷给。农民发展农业生产遇到困难,也不要向私人借贷,也由国家贷给。国家掌握轻重散敛,一举二得。后世的人不懂这个原理,想抑兼并不得其法。也是讲发展官营经济。

既然要搞“利出一孔”,即君主完全掌握每一个百姓的生、杀、予、夺,自然会仇视大工商业者,因为他们是实现“利出一孔”的明显障碍。王安石赞同先秦以来重农抑商、重本抑末的主张,曾讲:

 

兼并之家多富者,财产满布州域,贫者困穷不免于沟壑……有作奇技滛巧以疑众者紏罚之,下至物器馔具,为之品制以节之,工商逐末者重租税以困辱之,民见末业之无用而又为纠罚困辱,不得不趋田畆,田畆辟则民无饥矣。(宋王安石《临川文集》巻六十九《论议·风俗》)

王安石推行市易、青苗、均输法,都是发展官经济,压制大工商业者。新法颁行一段时间后,王安石曾得意地讲,新法大见成效,富人们已经不敢涉足工商业,纷纷转去开当铺。

 

王安石反对大工商业者兼并,却不反对大官僚兼并,因为他认为这些人是国家的功臣,兼并别人是天经地义的。有位名叫窦舜卿的将军在边疆夜行摔伤,只好改担任闲职宫观官。王安石借此事发议论讲:

……如舜卿以身狥国亦粗有劳,更请观察使料钱,闲坐二十年亦不过数万贯。然人情皆以为厚禄,非安坐所当享。今一州一县便须有兼并之家,一岁坐收息至数万贯者。此軰除侵牟编户齐民为奢侈外,于国有何功,而享以厚奉,然人情未尝以为此軰不当享此厚奉者,习所见故也……(《长编》卷二四0熙宁五年十一月戊午殿前都虞候、邕州观察使、环庆路副都总管窦舜卿为刑部侍郎、提举西京崇福宫)

宋代观察使奉禄优厚,每月料钱一项就200贯,假如用半数买田,可买30亩,一年可买300亩。王安石认为这是理所当然。而大工商业者则是“除侵牟编户齐民为奢侈外,于国有何功”,不被判刑已是宽贷。爱憎十分分明。王安石本人实际也是个兼并者,仅他施舍给寺院的土地就有上千亩(这就是王安石“反兼并”的实质)。

 

    王安石在思想文化上要一学术、一道德、一风俗,在经济上要利出一孔,君主掌握每一个百姓的生杀予夺之权。这样怎么可能有“商品经济的大发展”?怎么可能有“资本主义萌芽”?

  评论这张
 
阅读(38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