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汪圣铎的博客

经济史大家

 
 
 

日志

 
 
关于我

宋史学者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宋史研究会理事,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南宋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丛书编委。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再论岳飞之死   

2012-07-16 19: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论岳飞之死

——杀害岳飞的是软刀子。

岳飞之死是个老而又老的话题,因为岳飞之死是寃案。近年学术界发生了一个显著的变化,那就是指出害死岳飞的元凶是宋高宗而不是秦桧。这反映了中国人的一个进步、学术界的一个进步,即开始从以往的“为尊者讳”及“忠君”思想的影响下解脱出来。以往的史家总是讲最坏的是奸臣,君主全是被奸臣引坏的——只要看看历朝的正史就知道。近年有一连续出版物,名为《岳飞研究》,已出了六辑,其中不少都是讨论岳飞之死及相关问题的。照说这个话题已经被说尽了、说烂了,似乎应该是没有什么好说了。

可偏偏最近一件事又刺激了我,使我又相重提这个老而又老的话题。

我最近因整理古籍,重读岳飞死前后这段历史文献。这一读发现了一个问题:即岳飞死前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其鸣寃叫屈(事后确实有为其鸣寃叫屈的,数量不少,但都是在事后二十年以后)。须知从岳飞被关进监狱,到被处死,总共有 77 天。其间岳飞曾以绝食表示抗争,但并没引起足够的同情。岳飞并不是被私下里处决的,而整个处理过程是公开的。最后,宋廷可能还将判决公告天下。有反对意见的人不是完全没有,众所周知,韩世忠曾就此事责问过秦桧,秦以“莫须有”作答,韩世忠就此打住。当然,韩世忠自身难保,这终究是有情可原的。但无论如何,没有正式向宋高宗上奏讲他的意见。再一个是宗室赵某,他本来是准备上奏的,想用全家百口保岳飞,秦桧及时地将他贬逐,使他最终未能上奏。最后还有审此案子的李若朴,他是岳飞幕僚李若虚的兄弟,他说岳飞罪不至死,后来因此受到迫害(李若朴不是抗金主战派,他后来还参预过迫害抗金志士胡铨)。但他并没有讲岳飞没有罪,更没有为岳飞鸣冤叫屈。算下来真正上书给皇帝替岳飞说话、鸣寃叫屈的,竟只有二位无官布衣:一位是岳飞的友人知浃,他是替岳飞说了话的,还因此被下了狱。另一位是布衣刘允升,据载,刘允升上书替岳飞鸣冤,下大理狱死。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记知浃的书不记刘允升,记刘允升的书不记知浃,让人怀疑替岳飞鸣冤者或许只是一位布衣,传说中名字出现了不同说法。而且关于此二人的其他事迹,几乎找不到记载。无论如何,站出来替岳飞辩解的人实在是太少了。那样多的士大夫,特别是号称敢于为真理而献身的理学家们,竟没有几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可能有人会说:当时宋高宗、秦桧实行高压政策,大家都不敢说话。恐不尽然。中国历来不乏不怕死的人。同样是宋高宗、秦桧实行高压政策,当金国使者初次以“江南宣谕”名义来宋议和时,数以百计的文人士大夫站出来反对。光是史书留名的就不下几十位,其中舍生忘死者不乏其人。可能有人会说,此事在杀岳飞之前,此次主战派几乎被一网打尽了,所以才无人替岳飞说话。实则也不然。在和议之后,陆续仍有人上书反对议和、主张抗战。最有代表性的是理学家胡寅。他因此期间主战,一再上书,一再遭贬。当时抗战派领袖张浚于绍兴十六年七月对抗金压制最厉害的时候,冒着连累老母的风险,还在上书主张备战抗金。其母鼓励儿子上书的情节十分感人。可是这感人情节,却没有发生在岳飞入狱替岳飞辨白之事上。

所以,至少在当时,有相当多的人并没有感觉杀害岳飞有什么不对,或许有不少人可能认为处死岳飞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才会那样无动于衷,麻木不仁。显然,宋高宗、秦桧的背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正是这种力量的存在支持了他们的倒行逆施。所以,可以说,杀死岳飞的其实是一把软刀子。

  评论这张
 
阅读(31414)|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